主页 > D亮生活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文/不流汗

比起《姐妹》着重的南方小镇里,贵太太们与帮佣的纠葛,《关键少数》触及的题材领域更加广泛了些,一些在《姐妹》中没有强调的议题,在本片也浮上檯面。其中一些概念,很不幸的是,在经过半世纪的现代,仍根深蒂固在人们的思考里。

〈模仿游戏:「小姐,请问这个谜题真的是妳自己解的吗?」〉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去年的一个统计结果指出, 女性正在缩小性别数学能力差异 ,多半印证了数理能力与性别的关联性不大之外,造成差距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后天的社会与文化因素。

不只是二战时期的琼安克拉克被质疑测验作弊,即使过了  20 年来到冷战时代,拥有数学天赋的凯萨琳强生,也仅能屈就在角落,做着琐碎的计算工作。因为那是那个时代认定的: 女性不具备创造或思考能力。

即便这些女性计算人员对于数字与数学都十分拿手,但其实也只是另一种类型的秘书,一种庶务工作人员。

同时也让我想到一篇 揭露童婚现实的文章,当中一位来自叙利亚的母亲这幺说:「我的女儿  16 岁,她很喜欢学校,她是班上的资优生,我知道她梦想成为一名建筑师。但在这里男人毫无顾忌的伤害女性 …我唯一能保护她的方式是让她结婚,去到一个更好的家庭。」

当一个家庭、社会或是文化,对每个人设定一个必须遵守的框架时,在当中求生的人们,往往很难冲破这样的约束。在还是联考的时代,一位表姊当年的成绩足以填上政大,不过她的父亲以:「女孩子念什幺政治。」为由,否定了她的排序。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因为天生的特质,而被差别化对待的现象无所不在。从里的,女孩子就是要结婚生子,念什幺大学?或是本片里,太空总署竟然把这幺重要的工作让女人做吗?又或者更糟的是,女孩子念什幺书?

当然,反过来,对于男性,也是同样受到刻板价值制约了。像是剧中哈里森便提醒保罗,他的工作目的是在于从一群聪明人中找出天才,让他们发挥所长。言下之意便是要他放下,接受凯萨琳的数学天赋就是比他优秀的事实。

当然,每个人都不相同,有人资质聪颖,有人平庸。剧中的凯萨琳很幸运的是,她的能力足以让她获得全额奖学金,让父母可以无须因为经济问题扼杀了女儿的发展。

国民基础教育的意义便是在于让每个人可以获得基本的知识,补足家庭教育可能缺失的部分,然后有机会与知能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光景。尤其在资讯快速流通的现代,没有什幺东西是不应该知道的。

禁止只是让人更加好奇,并利用各种手段去探索,例如剧中的桃乐丝从白人图书馆「夹带」出来的福传语言;或是健康教育被跳过的那几课,只会让青少年、少女自行上网吸收性知识一样。 让人有机会接受想要学习的知识,并且正确地学习,便是教育应该做的事。

〈轮到你说话时,就要大声说〉

哈里森:「在太空总署,尿的颜色只有一种。」
希望不是血尿( 不是)。

这是在本片中很有力量的一句台词。剧中三位主角分别遭遇到不同类型的职场困境。凯萨琳身处在一个有敌意的工作环境,打从她提着纸箱、踩着高跟鞋走进办公室开始,她就是这幺格格不入。不只是因为她是女人,更因为她是黑人,两种身分的叠加,造成让黑人女性更加弱势的氛围。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不仅咖啡壶被刻意分开,连最基本的如厕都必须千里迢迢「回去」她应该存在的空间才能解放。哈里森是个严厉但是公平的上司,向来逆来顺受的凯萨琳,也终在临界点爆发了:我做的事没比其他人少,甚至是更多,为什幺我却连上厕所、喝咖啡都要被刁难?你们总是说我的工作有多重要,但是 却连最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 。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打从电影一开始,应付州警的自信来看,玛莉的个性十分外放且机灵。即便如此,当波兰裔的主管鼓励她申请工程师职位时,她仍然退缩,甚至带着怨怼。纵使有主管同事的支持,回到家中,却还是不免面对丈夫的奚落: 「妳要是有顾家,妳就知道小孩的状况」、「别做梦了,白人哪会让妳当工程师!」就连是  21 世纪的职业妇女看到这段,恐怕也还是心有戚戚焉。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玛莉的战争除了要对抗内部的传统家庭价值之外,还有外部的隔离法条限制。 繁文缛节的目的都是在于巩固特定族群的利益 。玛莉万事俱备只欠学历,然而那个学历只有白人可以修得,甚至也没有女人申请进修过。然而那些社经地位的价值,只是虚荣,玛莉也十分聪明地投其所好,说服法官开创先例,抢得历史定位。

米契:「我想让妳知道,我没有瞧不起妳的意思。」

桃乐丝:「我相信妳是这样认为的。」

米契与桃乐丝,分属东西侧计算部门,在男性为主的太空总署里,她们也都同样是极少数的女性员工,也都做着即将被取代的职位。唯一的差别只有肤色,同样因为规则限制,黑人不得担任主管的原因,让米契的位阶还是高了桃乐丝一点。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即使如此,桃乐丝仍旧担起从缺的主管作业,甚至洞察先机,明白  IBM 运算机的进驻会让计算人员的饭碗不保。若是到时候要裁撤计算部门,西侧的势必最先遭殃。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小姐,这个谜题是妳自己解的吗?」解析《关键少数》中的职场歧

当桃乐丝带着众姊妹进驻  IBM 运算部门后,我们终于一窥白人女厕的样貌。乾净、明亮,而且洗手乳、纸巾充足。当整个社会都有一种默契的时候, 优越意识尤其让人难以自我察觉 。当戏院中的观众看到种族隔离的告示牌时,发出嗤之以鼻的声音时,又是否会联想到外籍劳工在台北车站聚会的事情?两者的情况或许不完全对等,但相同的是对于另一群人的需求的忽视,认为只要看不见,问题就不存在。

当然也就更别提目前在台湾,许多人聘请 外籍帮佣与 渔工的心态,与提供的待遇是何等扭曲。或许见高拜见低踩、歧视﹑排除异己是人类天性,也或许这样的现象永远不会根除,也或许不是每个弱势的族群的声音都有机会让大众听见,只是一旦你有机会可以发表意见、有管道可以投诉时,则务必大声且清晰地说出你的看法与状况。而其他人,既然已经看到问题,就没有道理不试着努力去改变它,让情况不至于恶化下去。

关于《关键少数》真实故事:

那些年对NASA 贡献很大,却因「种族」与「性别」而没出现在学校课本的女英雄

(全文未完,本文经合作伙伴 ViewMovie 授权转载,并同意VidaOrange 编写导读与修订标题,原文标题为 〈因为标籤所以不同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