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亮生活 >历史学者陈爱梅搜寻梳理水长义山的天长地久 >

历史学者陈爱梅搜寻梳理水长义山的天长地久

历史学者陈爱梅搜寻梳理水长义山的天长地久历史学者陈爱梅搜寻梳理水长义山的天长地久历史学者陈爱梅搜寻梳理水长义山的天长地久历史学者陈爱梅搜寻梳理水长义山的天长地久历史学者陈爱梅搜寻梳理水长义山的天长地久历史学者陈爱梅搜寻梳理水长义山的天长地久

日前在拉曼大学中文系执教的陈爱梅博士,在华人地方文化历史上颇有着述。身为土生土长的槟岛西南区人,又是美湖渔村海陆丰先贤的后人,陈爱梅曾疑惑,难道槟岛西南区真是荒芜的文史沙漠,史料无迹可循?

她近年开始投身美湖历史考察工作后才惊喜发现,槟岛西南区最尾端的小小渔村,竟有珍贵史料可查。

例如,她发现美湖历史最悠久的神庙“广福宫”高挂着一块陈年木板,刻着村民在二战时期筹钱建庙的芳名录。

在日本侵马的烽火连天时期,村民何以有能力筹钱修建庙宇?这块陈年木匾给人留下疑惑与想像空间。于是,陈爱梅以此史料,向日本学术单位申请了研究经费,并幸运获得批准。

陈爱梅说,经费为数不多,但已足够用以肯定美湖现有史料在国际文史界看来具有可考究的价值。

“构建地方历史的第一手史料,除了可在古庙与古宅寻获,其实,更直接的方式,就是考察义山。”

率团队考察义山写成论文

为追溯自己的祖籍,整理美湖福佬人的历史,陈爱梅早前在美湖水长义山进行一系列考察工作,考究成果悉数记载在陈爱梅发表的〈马来西亚福佬人和客家人的关係探析:以槟城美湖水长华人义山墓碑为考察中心〉论文里。

根据文中内容,她于2015年4月针对“美湖水长华人义山”的全面调查工作中确认,有碑记的墓碑有413个,其中339个可辨识墓主的籍贯,另74个墓碑则无籍贯可循,至于没有墓碑的则有63个。

美湖水长义山的範围不大,陈爱梅与学生团队一反大马华人义山普遍使用的重点式考察方式,以地毡式方式取代,一寸一墓地的记录每个有碑记和无碑记的坟墓。

美湖水长义山最早的墓碑记录是立于同治戊辰年(1868年)的总坟石碑,上面刻着“公芭大湾广东坟地”八字。

她说,有墓碑为证,可相信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以前,广东省移民已在美湖或邻近的山区逐渐形成聚落。根据她的研究所得,福佬语系的海陆丰人和客家人最早在美湖定居,海陆丰主要居住在美湖东边,靠捕鱼为生,客家人则多住在西边和山区,从事农业活动。 

记录古墓资料 逐一拍照留证

今年10月初,浮罗山背福建公会不满已有超过160年历史的第一公冢部分土地被卖给发展商的新闻见报后,陈爱梅也亲到现场关心这块历史比美湖水长义山悠久的坟地。

陈爱梅说,她到现场了解,主要是为了确保有人关注这块历史之地。她认为,这片墓地有如此丰富的一手资料,只要有人关心、整理、记录起来就好,否则一旦遭人为因素摧毁,地方历史的建构也会失去立足点。

浮罗山背福建公司均详细记录每个古墓的资料,并逐一拍照留证,陈爱梅对此非常讚赏。她说,地方历史的採集与构建,最理想是由当地的民间自动自发,因为他们是最贴近史料的人。

这也是陈爱梅从事文史研究多年后,决定把研究範围带回自己家乡的原因之一。

浮罗山背与美湖仅一山之隔,陈爱梅估计,浮罗山背的山区平原面积比美湖大许多,开埠史想必也比美湖早,史料该是更丰富。

事实也证明,浮罗山背福建公冢第一公冢现存最早的墓碑,立于咸丰乙卯年(1855年),年份比美湖古墓更早。

她坦言,她对浮罗山背不熟悉,但可断定这块历史达百多年的义山,对槟岛西南区地方历史有重要的意义。

“要梳理出槟岛西南区的完整历史脉络,有几个地区非常重要,如浮罗山背、美湖、直落公巴、峇六拜等,需要更多有志研究者参与,更多资金的投入,才能逐一整理与连接起来。”

民间一手史料 多在庙宇义山古宅

谈到当初为何着手研究美湖水长义山,陈爱梅很直接的给出一个答案:“因为我觉得没有人去理它。”

她说,不是每个小村落的庙宇都有战前史料,美湖小渔村的广福宫除了有二战期间的建庙芳名录,还有雕刻着光绪年间字样的古董香炉。

“可见槟城处处史料,只是槟岛西南区这一块需要更多人去整理与记载。”

她强调,做历史研究最基本是要寻获史料,没有史料立足,地方历史的建构就没有说服力。

“英殖民留下的官方史料,还可以耗时间在国家档案局的资料中寻获。留在民间的一手史料,不管是在庙宇里、义山或古宅里面的史料,最怕是来不及在发展脚步来到前,留下完整的记载证明。”

她认为,槟岛西南区的历史研究应更积极,但不能急,需要更多人力投入研究,才能百花齐放,写出更多专书。

陈爱梅最大的目标是在10年后出版完整的美湖文史专书,所以,她的历史考察至今还在进行。

“槟岛给人‘鸟不生蛋’印象的小地方都有历史文物,这是令人感到骄傲的地方。”

她希望未来慢慢构建一套标準的家庭历史与地方历史研究方法,方便民间借鑒。

她说,她在马大担任研究生时,曾到英国档案局找资料,当时在英国求学的挚友曾仁辉曾驱车带她四处参观。她发现当地很多小城镇都有自己的地方历史博物馆,文化底蕴深厚。

她认为,地方历史需要民间与学者共同努力,才能完整构建,而“一地方一历史”的历史文明也才能成立。

无马路年代 运棺到水长需用船

根据美湖乡委会在2015年的调查显示,美湖村民约有1100人,华人佔72%。

陈爱梅说,美湖旧称“尾湖”,是自然形成的华人聚落,这一点与大部分在紧急时期成立的华人新村不同。

特别的是,至今没有史料显示其他种族比华人更早来到美湖。她幽默地说,所以华人在这个地方应该不是“外来者”。

她早前也在国家档案局找到最早关于美湖的记录,那是一张1820年的槟榔屿地图。

1820年是清朝嘉庆帝在位的最后一年,因他于1820年9月崩逝,而那正是莱特船长于1786年为槟榔屿开埠的34年后。

根据这份古老地图的扫描图,槟岛西南区尾端标誌着三片海湾平原,从山区至陆地平原地区依序是Tullo Gertasanggul Bay、Tullo Cumba Bay及Byan Lepas Bay。对照这三个地方今天的名字,分别是Gertak Sanggul(美湖)、Teluk Kumbar(直落公巴)及Bayan Lepas(峇六拜)。

陈爱梅说,这张地图显示,如今的水长义山所在位置与美湖平原之间隔着丛林,没有像现在的马路相通。

因此,她相信在没有马路的年代,美湖先人要到水长埋葬逝世亲人,需用船把棺木载至水长。

这一片200年前就存在的美湖平原,一开始为何会有人来到这里呢?陈爱梅说,这一切仍需要从史料中找出答案。

家族手抄族谱详记 每代人何处入土为安

美湖其中一个珍贵史料就在陈爱梅家中。她的祖父逝世数年后,她无意中寻获一本封面用毛笔字写着“天长地久”的笔记本,打开一看,原来那是一本手抄族谱,从明朝尾崇祯皇帝期间的始祖开始,记录每代先人在哪个地方入土为安。

《天长地久》最后一页写着:“十七世祖少柏公葬在水长有碑记,十七祖妈回中国。”

原来陈爱梅的曾祖父少帆有四兄弟,他的长兄少柏葬在他的坟旁。每年清明节,陈爱梅一家都会祭拜他。为寻找祖先原籍,2014年,陈爱梅还去了祖先来时地——陆丰上陈村。

狭义看来,这是陈爱梅家庭史的链接,但广义看来,这也是南洋华人地方历史与中国祖籍的重新连接,圆满了整个历史渊源。

在飘摇穷苦的年代,还有文字可以传接至今,想必已圆满了先人“天长地久”的愿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