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猫生活 >寂寞乃最奇诡之谜:《边境奇谭》 >

寂寞乃最奇诡之谜:《边境奇谭》

寂寞乃最奇诡之谜:《边境奇谭》 

  《边境奇谭》在我看来是一部在台宣传手法完全错误的电影,彷彿把《地球最后夜晚》宣传成约会电影一样错误,因为如果要将本片的期待全部建立在奇观上,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因为看两个丑人错位缠绵绝对不是什幺愉快的体验,所幸本片还準备了扎实的菜餚,那是在奇观下的重重寂寞,而寂寞总起因于对自身的无知。

  首先我们要将「孤独」与「寂寞」分辨出来,孤独是一个客观事实,说的是一个人身边没有他人,寂寞却是一个主观事实,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而本片整个故事都是在处理蒂娜的寂寞,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孤独过活,明明就在人最多的海关工作,明明就与男友同居,明明就有父亲健在,然而除了森林,她总是格格不入,电影从展示她的日常生活着手,给我们看到了她最快活的时候总是自己一人在森林的时候,这里便有着对后来剧情的某种暗示,也对于我们认识自己有了方法上的揭示,我们总是能在我们的舒适之地发现我们的本质,那是最无法造假,最无法伪装的地方。

  慾望总是诚实的,因为我们慾望的对象总提示了我们「是什幺」,我们所慾望的总是我们所缺失的,正如饿了会想吃一般自然而然,如果再更进一步的追求才会走到「要吃什幺?」的问题,而「要吃什幺」总是求助于我们的感官体验的记忆,那是我们每个人独特的私密历史。

寂寞乃最奇诡之谜:《边境奇谭》

  于是当蒂娜如野兽般凝视、嗅闻日常生活的一切,我们可以从这些微小的动作看到她的内心,而非被她生人勿近的外表阻隔在外。寂寞时常不可言说,因为当我们感到寂寞,我们不见得意识到自己寂寞的原因,所以探索自己的慾望便成了蒂娜在整个故事的任务,当我们走入蒂娜的生活,我们看到蒂娜的肉体是多幺渴求自然的一切,渴望触碰自然,舔舐自然,甚至到后面渴望吞食自然,但所有她渴望的其实是那在她日常生活得不到的回应。

  一个沉溺感官享受者往往是最寂寞者,因为追寻不到另一个心灵对自己的回应,便透过自己的感官来回应自己,所以蒂娜总在睡觉时注意窗外,期待小动物或者从森林里冒出的一切,而这与其说是她接近自然的暗示,不如说是她总是寂寞的提示。

  寂寞总是引起不知节制的慾望,因为慾望像迷了路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故而越跑越快。

  与之相反,《边境奇谭》在奇观的经营与用力上是节制的,一味的雕琢奇观并让奇观往生人勿近的方向走虽然也有可能开拓观众的视野,达成奇妙的体验,但无论如何就算是在野生动物频道,观众也总是得用一种人类的价值观来评判来欣赏眼前自然的一切。过于朝非人边界探索造成的结果可能是观众失去了移情的可能,对戏里的人物感到疏离,同时降低戏剧的拉力,自然就更没有喜欢与否的问题。

寂寞乃最奇诡之谜:《边境奇谭》

  因此若一定要呈现奇观,或者得呈现有人性的非人存在,或者是将人给非人化,而边境奇谭则倾向前者处理,从野兽般蒂娜与她的情人身上,我们看到的反倒不是野兽,而是人类强烈慾望的具体化为激进的行动,于是在观影过程中,我们没有站在局外人或偷窥者的位置,而是能与蒂娜一同感受这前所未有的人生体验,故而脸或身体长的是怎样也不再是问题,我们从运动中看到的是真实。

  当然就剧情设计本身,也有环环相扣的谜团与悬念,比如那与蒂娜看似天生一对的情人来由与蒂娜协助追查的儿童色情影片案件两线进行的叙事手法,这部分的逐步揭露,以及水落石出时的醍醐灌顶,就留给观众进院享受,但如果我们将其归类,所有的谜团总是关于蒂娜的谜团,与此着力点相比,随着剧情逐渐展开的那令人讶异的世界观也变得无足轻重了。正如一个人可以旅行到世界各地,但对于他最根本的问题还是他究竟希望找到甚幺。

  寂寞乃最奇诡之谜,而钥匙藏在我们心中。

电影资讯

《边境奇谭》(Gräns / Border)-Ali Abbasi,2018



     上一篇:
     下一篇: